一口水井说悲喜

一口水井说悲喜
BODY{  FONT-FAMILY:宋体;FONT-SIZE:14px  }  TABLE{  FONT-FAMILY:宋体;FONT-SIZE:14px  }  一口水井说悲喜  稿件来历:新华每日电讯归纳新闻  近来记者到甘肃省武威市民勤县夹河镇采访,当地干部奥秘地说:“带你们去看一处‘奇迹’。”  轿车沿着人迹罕至的荒漠小道,一头扎进大片芦苇荡。芦苇深处有一条小溪,沿着小溪溯源,竟然是荒漠里的一处汩汩出水的泉眼。  民勤绿地坐落石羊河的下流,石羊河是发源于祁连山的一条内陆河。被祁连山融冰滋补,下流的绿地和荒漠低洼处构成泉眼,这并不古怪。这算什么“奇迹”呢?  “这并不是泉,是一口老井,关了12年的老井出水,民勤人可乐坏啦!”民勤县林业和草原局副局长赵兵彦说。  本来在12年前,这口井是抽水浇地用的,周围的大片芦苇曩昔便是农田。采访的几天,当地干部群众向记者叙述了民勤几十年和沙漠奋斗的悲喜故事。  民勤县处于巴丹吉林和腾格里两大沙漠的缝隙中,三面环沙,全县荒漠化面积达90.34%,风沙暴虐,严峻影响当地人的出产日子。这口井地点的夹河镇黄案滩村坐落民勤绿地东线,毗连腾格里沙漠,常常是一场风裹沙,一年无收成。  因为石羊河流域水资源过度开发,河流进入民勤的径流量从上世纪50年代的5.42亿方锐减到2005年的0.61亿方,导致民勤地下水水位快速下降,森林掩盖率继续削减,腾格里和巴丹吉林两大沙漠在民勤呈“握手”之势,一度引发严峻的生态危机。  2007年“石羊河流域要点管理规划”开端施行,要点是关井压田、调整农业结构。黄案滩是全县施行关井压田最大的区域,民勤全县关井3018眼,压减配水面积44.18万亩,黄案滩就封闭机井275眼,压减配水面积3.8万亩。  之后的12年,民勤人在绿地和沙漠交代地带,选用“稻草沙障+梭梭+人工补播草种”的形式,栽培环绿地生态防护林带,每年近10万人次参加防沙压沙。祖祖辈辈的种田方法也改了,每亩地核定用水量只要410方,政府给补助,鼓舞农人把大田作物改成大棚。  奋斗了12年,黄案滩变了姿态,当年饱尝风沙侵袭的农田长成了连片芦苇荡。“关井压田”逼着农人动脑筋,既要少用水,还要多挣钱。十几年来,在沙漠边际地带,土地压减了不少,可效益却高出了好几倍。  在民勤西线最大的风沙口老虎口,记者看到成片的梭梭林在沙漠中铺打开。肉眼看不见的,是嫁接在梭梭树根上的名贵药材肉苁蓉。  民勤县大滩镇上泉村坐落老虎口南缘。村支书白会本告知记者,开展沙工业既有生态效益,也有经济效益。现在在老虎口一带,梭梭树下面接种了6万亩肉苁蓉。  “现在老虎口一带的乡民都‘虎口脱险’喽!”白会本说。  大滩镇东大村乡民王开荣在自家大棚里尝试种热带生果火龙果,竟然也成功了。“民勤迟早温差大,种啥啥甜!”王开荣说,他还通过夏种紫薯、冬种草莓的轮种方法,充分利用大棚,一分地也不糟蹋。眼下正值收成时节,王开荣的10个大棚里瓜果飘香。“火龙果收成好,一年能收4茬,1斤能卖到十块钱!光靠火龙果,一年能赚10万块钱!”王开荣开心肠说。  用这些方法,民勤人通过十几年尽力,硬是把“水文章”做出了大成果。民勤县的森林掩盖率由上世纪50年代的3%提高到17.91%。  当年封闭的机井中,有7眼自流成泉,井水周围或是大片芦苇,或是巨大的沙枣树,这成了民勤人夸耀的“成果单”。  在民勤县青土湖,记者还看到了另一口备受民勤人重视的“水井”——民勤县青土湖地下水位观测井。观测井选用浮子式传感器和无值守水位主动监测技能,实时监测青土湖区域地下水位。工作人员介绍说,主动监测井每2小时监测一次地下水位,数据上传汇总。  民勤县水政水资源工作室主任杨建功介绍,青土湖是石羊河的尾闾湖,1959年一度从沙漠中消失,2010年以来从头蓄水,现在,现已构成了26.7平方公里的水域,青土湖周围的地下水位埋深已由2007年的4.02米,回升至2018年的2.92米。  知道了民勤“人和沙”的故事,记者才深入体会到,这口水井不光是“奇迹”,也是“报答”。“绿水青山便是金山银山”,民勤人感触深入啊!  (记者聂建江、文静)新华社兰州9月22日电